余温小说网 www.yuwenla.com

老二男孩叫什么名字_《老二男孩叫什么名字》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

看年代文,千万不要错过小小白瓜的《反派亲闺女是大佬,极品跪下!》,主角是李一一李老大。主要讲述了:哦吼! 她这是穿书了。 周围一堆水的挤压,外面传来声音,是父母说话的声音。 可她没想到的是,她穿书的角色,竟是反派一家。 她将来出生就是一个病秧子,最后没钱治病去世。 老娘气急攻心加上忧郁过重也去了,最后孤家寡人的父亲成了书中最大的反派。 为了改变结局,她决定好好养着身子,对付那些祸害她们一家的极品! 可是,为什么一号白眼狼被父亲疏远了? 为什么二号白眼狼父亲拒绝赞助? 还有三号白眼狼,父亲断了供养? 老父亲:“我家亲闺女最重要!” 她:“救命,这小老头怎么还读她心呢!”…

《老二男孩叫什么名字》精彩章节试读

点击阅读全文

哦吼,

她这是穿书了,

周围一堆水的挤压,外面传来声音,李一一明白自己穿书了,

“媳妇,再过一个月我们的闺女就要出来了,来让我先摸摸。”

“李爱国你能不能有一个正形,一定是闺女不能是儿子吗?”

......

李爱国不就是她喜欢看的话本子里面的大反派,闺女出生是一个病秧子,最后没钱治病去了,媳妇气急攻心加上忧郁过重也去了,最后孤家寡人的李爱国成了书中最大的反派,

所以,

她这是穿成了李爱国和姜毓婷的病秧子闺女,并且还没有出生?

她不明白,她只是渡个元婴的雷劫,又没失败怎么就到了这里,

师父啊,她苦命的师父啊,离了她师父的灵石没人花了,没了她师父再也找不到替人擦屁股的乐趣...

算了既来之则安之,大不了重新修炼冲突虚无再回去,

她李一一,最天才的符修在哪都是老大,都能混的风生水起。

想起病秧子这个称号,李一一不喜欢,为了出生以后能打死一头牛,李一一钻进空间找颗固元丹吃下,

进来以后,李一一才反应过来,她的空间跟着她过来了,

上天啊上天,你果然是最爱我的!

固元丹刚出空间,李一一发现不对劲,她一个还没出生的婴儿,嘴张不开,全身都有粘膜怎么吃,

眼睁睁的看着固元丹溶于水,李一一闭眼按照前世的修炼功法走了一遍,

没办法,她现在只是一个婴儿,不,她现在只是一个胎,修炼不成反而迷迷糊糊睡了过去。

第二天醒来,李一一惊喜的发现自己的神识有增长,透过肚子可以看到外面,果然人勤快了连睡觉都有福气,

【啧啧啧,土墙土坑土窗什么都是土的,除了土黄还能来点其他的颜色吗?】

【以后就要在黄色里面成长,我真的哭死。】

【我亲爱的爹啊,我苦命的娘啊,麻烦你们努力点,你闺女我想出生就含着金子长大,不想奋斗不想努力。】

正在吃独食的姜毓婷和李爱国停下,两眼对视两茫茫,刚才是谁在说话,

闺女?

他们的闺女不是还在肚子里吗?难道是他们幻听?

【这就是我爹,不愧是大反派,长得真俊俏,英俊潇洒,风流倜傥,玉树临风,一表人才,气宇轩昂,仪表堂堂,气宇不凡...不愧是我爹。】

【这就我娘,是女娲的毕设作品吧,貌似天仙、仙女下凡、花容月貌、如花似玉、花颜月貌、玉洁冰清、冰雪聪明、明艳动人 沉鱼落雁...不愧是我娘。】

【爹娘长得如此好看,以后我肯定也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,美滋滋,可惜现在还是一个胎,睡觉睡觉。】

李爱国和姜毓婷面面相觑,所以刚才说话的真的是他们闺女!

“爱国,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。”

“媳妇,我听见闺女说话了。”

两人同时开口同时闭口,无声的沉默之后,姜毓婷默默道,

“爱国你说要不要把我的金镯子融了,闺女她说想含着金子长大。”

他们就一个闺女,一点小条件还是要满足的,

“不行。”

金镯子是老丈人留给媳妇唯一的念想,他李爱国再怎么不当人,也知道媳妇的嫁妆不能动,

大不了他多努力努力,闺女想要金子就给金子,

“闺女这是睡着了?”

左等右等,没听到什么声音,李爱国和姜毓婷怀疑闺女睡着了,

他们闺女真随性!!!

顶着两大个黑眼圈,李老大和姜毓婷用一晚上的时间说服自己接受闺女的不同寻常,也许这就是书上说的母/父女同心,这样多好啊!

早饭是李老太分的,除了怀孕的姜毓婷多得了一个鸡蛋,其余人都是一样,

野菜粥,窝窝头,

黑黝黝的,李一一醒来以后扫了一眼,内心无力吐槽,

【我亲爱老天爷啊!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猪食吧!我爹我娘真可怜,吃猪食也那么香。】

【爹啊,你可要好好努力,我不想出生就吃猪食,看在我是你唯一闺女的份上,你应该不会让我失望的,毕竟你蛋蛋坏了,以后生不了其他娃。】

“咳咳咳”

李老大和姜毓婷同时被呛住,两张白皙的脸上泛起红晕,

刚还沉浸在闺女醒来的消息里,紧接着来了一个猪食打击,他们吃的是猪食吗?

李老大和姜毓婷不明白,其他人家连野菜粥都吃不上呢!

还没从猪食这个形容上面缓过来,一声蛋蛋坏了,惊得李老大和姜毓婷被口中的食物呛到,

李老大:媳妇,我蛋蛋坏了?

姜毓婷撇开脸,冷漠的无视李老大,坏没坏他心里清楚,

【呦呦呦】

来了,熟悉的胎言胎语来了,

李一一最先看到的是李老太和李老头,两人最老也最好认,

【这就是我爷爷奶奶吧!也不咋滴,就是喜欢和稀泥了一点,我爹为了救你们连蛋蛋都坏了,还偏着李老三。】

【我可怜的爹啊,一辈子都是当工具人的命,最后还被安上一个反派的名头。】

李老大:离不开这个话题了吗?讨厌没有边界感的闺女。

不过,闺女说的偏着李老三和反派是什么意思,他爹也还算公正啊,看不出偏向谁,目光在李老头和李老三之间打量,势必要看出一些什么来,

他闺女不可能说假,还是一个孩子,呸,还是一个胎儿是不可能说谎的,李老大无条件相信自个闺女,

“老大,好好吃饭。”

“爹,我知道了。”

心里因为李一一的话,心直痒痒,偏偏他闺女好像又睡过去了,

李老大决定等李一一出生以后,打一下她的小屁股。

吃完早饭,李老大狗腿的将姜毓婷扶回房间,九个月的肚子大得出奇,李老大每次看到都心惊胆颤,

“老大,上工了。”

李老太的声音在门外传来,李老大笑着的脸瞬间苦兮兮,姜毓婷看得直乐,自家男人什么心思她清楚,

“没良心的。”李老大没好气道,

“快去吧,不然一会老三那边又要闹起来了。”

一走一回头,李老大依依不舍的走了,姜毓婷摸着肚子叹气,

她嫁的男人哪哪都好,就是这家里着实糟糕,兄弟之间像是仇人,一个见不得一个好,这种日子什么时候到头啊!

蹙着眉,姜毓婷将目光放在肚子上,

刚好李一一醒来,神识一下子看见了姜毓婷带着愁思的眉眼,想着自己娘最后是忧思过重去的,李一一不淡定了,

【娘啊,你要多笑笑,你长得那么美,笑着多好看啊!】

姜毓婷一愣,她这是被自己闺女安慰了,难怪说闺女都是小棉袄,

【娘,你可以好好的,不然你没了以后我爹可咋办!】

【娘你放心,为了不让你气急攻心,闺女我这辈子会好好活着的,决不让你早死,也不让我爹成一个孤寡。】

【小白菜啊,我们家啊,因为女主,成为炮灰......】

后面闺女唱的太难听,姜毓婷实在听不下去,但从闺女心声,她算是清楚了这是怎么一回事,

大体来说,他们一家都是闺女口中女主的垫脚石,她丈夫李老大是给女主送钱送男主送男配的绝世大冤种,她是女主后期飞黄腾达的踏石板,而闺女则是女主对照组,

女主有多幸运,她闺女就有多惨,

李老大可忍她可不能忍,自己千辛万苦盼来的闺女怎么能成为别人的对照组,

李老大:媳妇,我也不能忍,

想着自己乖乖软软的闺女,姜毓婷心里一柔,为了不落到闺女说的下场,她以后每天都要开开心心的,

什么男主女主滚边去,她闺女才是最重要的,

扒开被褥,露出床里边的木板,撬开一块,姜毓婷从床洞里面拿出一块红枣糕,大口大口吃起来,

她会把自己养的好好的,揪出闺女说的女主来,炮灰对照组他们不干。

不明白自己亲娘变化的李一一,神识看着姜毓婷大吃特吃,口水都差点流出来,手一抹,李一一不由得悲伤起来,她还只是一个胎,

【娘,看见你吃的好就行了,以后我可以不用吃猪食了!】

早上刚吃猪食的姜毓婷,手里的动作一顿,红枣糕不香了,

其实闺女说的也对,野菜粥的确是他们家以前猪吃的东西,

呸呸呸,姜毓婷感觉自己被闺女带歪了,

她才不是猪呢!

两口将糕点吃完,姜毓婷柔下眉眼,摸着自己的肚子,一个月以后她闺女就要出来了,

小小的人儿,睁着大大的眼睛,软软糯糯的喊她娘,姜毓婷心都快软了,

“大伯母,大伯母。”

小小的奶音可爱极了,姜毓婷起身走向门口,

是李福依,小名福宝,李家孙子辈里唯一的女娃,长得白白嫩嫩,和画上的福娃一样,瞧着就让人喜欢,

“福宝,你来找大伯母什么事?”

姜毓婷不喜欢三房一家,李老三看似好相处,实际上处处给李老大挖坑,李老三媳妇王一婷每次看见她不是冷哼就是阴阳怪气,两个小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

唯有李福依,也就是李福宝好一点,

手里塞进一只小手,姜毓婷顺着看下去,李福依甜甜的对她笑了一下,

“大伯母,我们去那边玩。”

孩子纯真的笑,小院里清风徐徐,树影婆娑,姜毓婷不由得想去院子里面坐坐,还没踏出脚去,闺女的声音出来了,

【大伯母,难道这个女娃子就是李福依,书中女主?】

李一一惊呆了,姜毓婷也惊呆了,

【不至于啊,软团子一个,怎么会做出那么恶毒的事情。】

李一一可没忘记,自己变成病秧子的一个前提是她娘早产,原因嘛自然是因为李福依,

心念一动,神识落在姜毓婷下一步落脚的梯子上,石头做的梯子,本就被踩的光亮光亮的,加上一层油亮的东西,阳光下,石阶上泛着刺眼的光,

【娘,你千万不要跟着李福依去院子啊,石梯上被人抹了东西,你要一去,你闺女我就早产,变成病秧子了!!!】

【老天爷啊,你可以提醒提醒我娘,我不想变成病秧子啊!】

求神拜佛,李一一把自己异世的师傅都拉了出来,祈求姜毓婷不要去院子里面,她真的不想变成病秧子,

听见李一一心声的姜毓婷,看向石梯子上,果然和闺女说的一样,被人抹了东西,心不由得一阵胆寒,

姜毓婷后退两步,被牵着的李福依来了一个踉跄,差点摔倒,

“大伯母你在做什么?我们去院子里面玩啊!”

惊魂未定,李福依说话,联想起闺女说的女主,姜毓婷第一次用打量的眼神看向李福依,

“福宝,你为什么非要大伯母去院子里面。”

眼睛紧紧盯着李福依,姜毓婷的手里传来滑腻腻的感觉,拿起李福依的小手一看,上面有残余的蛤蟆油,也许是小孩子身上的热量大,蛤蟆油从膏体变成油状,

止不住往石阶上看去,细微可见的还有一些未融化的蛤蟆油,姜毓婷沉默不知作何感想,

“大伯母,院子里面有花花。”

如一开始的奶音,却让姜毓婷听着烦躁,内心复杂,似不敢相信李福依做的事情,可事实摆在眼前,

若不是听到闺女心声,她怕是已经...

“大伯母去嘛,花花好看。”

李福依不依不饶的拉着姜毓婷,执拗的模样让人心生厌恶,

“福宝,大伯母困了,你自己去看吧!”

松开李福依的手,姜毓婷冷淡的说道,

女主,蛤蟆油,石阶,几个词串联在一起,容不得姜毓婷不怀疑,

“大伯母,坏人。”

李福依冷哼一声,迈着自己的小短腿下了石阶,姜毓婷看得清清楚楚,下石阶的时候,李福依错开了大房门口这块,

心冷得可怕,姜毓婷自认为待李福依不错,自己没有孩子,尽管不喜李老三和王一婷,可对李福依还是分开看的,有吃的总会时不时的给李福依一点,

但刚刚,李福依冷哼的模样和王一婷一模一样,仅仅是没有陪她去院子里,就说她是坏人,姜毓婷气闷得不行。

大劫过去,李一一欣喜得不行,

【娘啊,你可别气了,女主就一白眼狼,再怎么对她好都是白搭,你可不能因为别人气着自己。】

【感谢老天爷,谢谢你呢,你人还怪好的呢,知道我不想做病秧子。】

胎儿的精力有限,李一一很快沉睡过去,

姜毓婷听见李一一的话,心中郁气散去,闺女说的对,为一个白眼狼生气不值得,白白的咽下一口气,姜毓婷不甘心。

石阶姜毓婷没有处理,坐在屋檐下的凳子上,等着李老大上工回来,把事情给李老大讲一下,

女主男主这些也说,让李老大平时注意一些,不要做什么大冤种,

送钱送男主男配,李福依她不配,事关自己闺女,姜毓婷对李福依升起深深的忌惮之情。

大劫过去,李一一又睡过去了,谁叫她只是一个胎儿,清醒的时间有限。

李老大这边,说是上工还不如说是偷奸耍滑,李老大和大队长李福民自小一条裤子长大,李老大吱一声,他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,

分工的时候,特地给李老大分了一个靠后山的地方,李老太吹鼻子瞪眼,知道今天李老大肯定不会有工分,

王一婷气不过狠狠扭了李老三胳膊一把,李老三心里同样不好过,见李老太和李老头没说话,认定他们就是偏心,

“爹娘,大哥不上工,是不是....”

“李老三,我看你是皮子痒,老大哪里没去上工,你是不是见不得你大哥好。”

“娘,不是我没有。”

“哼。”

鼻子里出了一股气,李老太就看不上李老三那怕媳妇的样子,尤其是娶了王一婷这个搅事精回来,老大虽然没公分,可时不时去后山弄肉回来,是缺了哪里,也就李老三和王一婷这两个眼皮浅的看不明白,

要不是看在福宝的份上,她早就把人给分出去。

李老大上了山,手脚比以往麻利了些,他以前和住山上的猎户学过一点,抓点野鸡野兔这些完全不在话下,

闺女喜欢金子,他打算多打一点猎物去黑市看看能不能换点黄金,等闺女出生了,就可以把金子放在她嘴里,算是满足了闺女想含着金子的愿望。

收获比以往多一些,李老大将东西藏在山上,转手提着两只不肥不胖的野鸡抄小路回去,一只丢在李福民家院子里,

感情要来往才深,总是让李福民帮他,不给一点好处是不行的,

另一只李老大则提着回家,刚打开门,李福依俏生生的站在门口,

“大伯你回来了。”

眼睛往李老大身后打量,看见野鸡以后,李福依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,

“大伯你好厉害,我又可以吃鸡腿了。”

李福依在李老大跟前蹦蹦跳跳起来,软萌的模样很是抓人眼,李老大就挺喜欢的,刚伸手打算像以前一般把李福依抱起来,姜毓婷的声音传到他耳朵,

“爱国你进屋来,我有事情和你说。”

之前没防范之心,觉得李福依一个5岁的娃娃能有多大心思,闺女提醒以后,她算是看清了好多事情,

门前石阶上的蛤蟆油,李福依不止一次的想清理掉,碍于她坐在门口,偷偷瞄了好几眼,

李老大回来,第一时间是去门口迎接,和以往无数次一样,打量的眼神让姜毓婷很不舒服,好像和李一一说的一样,他们一家就好像是为李福依服务而存在的,

想起以前,李老大每次打回来的猎物,最好的部分都被李福依吃了,虽说是李老太做的主,但事实就是如此,

她手里有些什么,李福依好巧不巧的都要,一个孩子用不了多少,抱着这样的想法,她就给了,细细数来,他们大房给李福依的东西还真不少。

自己媳妇开口,李老大屁颠屁颠过来,李福依被抛在脑后,

门被关上,李福依眼睛转了一下,随后去拿了小扫帚,

“媳妇,你喊我进来有什么事情,今天闺女乖不乖有没有闹你,我今天抓了不少东西,拿出去换了估计可以给闺女换个金镯子。”

进屋以后,李老大的嘴就没停过,

在这个年代,肉比黄金都贵,山上那点东西换小黄鱼都行,别说金镯子了,

“停——”

姜毓婷将糊窗户纸扯开一点,刚好够她和李老大看,

“有什么。”

李爱国不以为然,不就是李福依拿着扫帚扫地,这有什么的,

希望他闺女出生以后,能像李福依一样懂事,

睡梦中的李一一:像她是我的霉气。

“李爱国,石阶上面被抹了蛤蟆油。”

“什么!”

“你小声点。”

往李老大身上打了一巴掌,姜毓婷看了一眼李福依,见人走了以后才松了一口气,

“媳妇你说的可是真的,石阶上面真的抹了蛤蟆油。”

李老大的眼睛瞪的凸起,怒气让眼里布满血丝,但不是对姜毓婷的,

“是真的,还是闺女提醒的我,不然的话...”

后面的话姜毓婷没说,李老大懂,普通人从石阶上摔下来磕着碰着不奇怪,姜毓婷一个孕妇摔下去,他们都在地里,家里只有李福依,是什么后果他们都清楚,搞不好就是一尸两命,

“媳妇,是谁做的。”

“你觉得呢!”

手无力垂下,李老大不太能接受这个结果,他是真的拿李福依当侄女疼,不然谁能从他手里得到好处,

姜毓婷安慰的抱了抱李老大,他的心她懂,可正是因为懂才觉得可怕,

“爱党,在福宝没出生之前,你和老三的关系是怎样的?”

“水火不融。”

“那你想想不觉得奇怪吗?为什么李福依出生以后,我们和三房的关系缓和了下来,真的是因为李福依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子吗?”

话说到这里,李老大仿佛拨开云雾见青天,一下回想起来,

不对劲啊,

以前他是什么样的人,别人有一分他要坑两分,怎么会把自己的东西给别人,更不要说是给李老三,怎么会做自己以前最不屑的圣父行为,

李一一:因为剧情啊,它要让你成为李福依唯一的圣父,后期再变成反派,为李福依的名声造势。

“媳妇,我们不会被下了降头吧!”

李老大凑到姜毓婷身旁来,神秘兮兮的说道,揉了揉身上的鸡皮疙瘩,他快要被以前的自己恶心死了,

所有的不对劲,都是李福依出生以后才有的,

别说什么给李福依吃鸡腿,李老太敢提一下他就敢把桌子掀了,

“李爱国,接下来我说的话都是真的,你可要好好听好。”

自己男人醒悟挺快的,这一点姜毓婷很满意,觉醒了就好,他们要保护好自己闺女,

“媳妇,你说!”

“李爱国,闺女说我们生活在话本子里,女主是李福依,男主暂时不知道,而你是给李福依送钱送男主送男配的大冤种。”

姜毓婷目光幽怨,尽管只是话本子里面的,还是很不爽,

继续阅读

相关推荐

书友评论

    没有数据
0